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綜合類型 > 我家夫人病好了 > 第132章 自私(作者:莞邇)
我家夫人病好了

《我家夫人病好了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第132章 自私

    如果說,衛芙本身沒有問題,有姜珩在,自然不可能發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憑著姜珩在景朝那舉足輕重的地位,沒有人敢無緣無故的就動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但事實卻是,那時候的“衛芙”確實就是不知道哪里來的孤魂野鬼占了衛芙的身子,若是在這個時候惹來了旁人的注意,還被人察覺到了異常,有張家三姑娘以及后來那么多女子的凄慘下場在前,便是“衛芙”是姜珩的妻子,也絕對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張家三姑娘以及后來受害的那些嫂子,她們有很大的可能是無辜受害的,但那時的“衛芙”,只要有人請了高人來看,那肯定是跑不了的。

    這世間有慧覺大師這樣的高僧在,自然也會有其他的高人,而那其他的高人會不會像慧覺大師一樣即便看了出來,也仍會保守秘密,那就無從得知了。

    所以,姜珩不敢冒這樣的險。

    姜珩并不擔心“衛芙”,但“衛芙”用的卻是衛芙的身體,她所承受的一切,最終都還是需要衛芙來承受,這就是姜珩所不能容忍的了。

    他還等著他的妻子歸來,又如何能在還沒等到這一天的時候,就讓衛芙的身子出了什么意外呢?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哪怕明明有更簡單的辦法來阻止“衛芙”做出什么傷害到三個孩子的事來,但姜珩還是沒有這樣做,而只是示意劉總管將管家權從“衛芙”的手里收了回來,又有意無意的盡可能的減少三個孩子與“衛芙”的接近。

    而同時,姜珩也作了不少的布置,讓人即便發現衛芙變了性情,也相信這是因為衛芙生產時受了大罪,又與姜珩鬧了矛盾才會如此。

    為了讓人相信衛芙的性情大變是有原因的,甚至一些關于他與衛芙夫妻關系不睦的傳言,也都是姜珩自己讓人散布出去的。

    身為女子,受到這樣的刺激從而性情大變作天作地,也都是可以理解的,不是嗎?

    也因為這件事茲事體大,除了姜珩自己之外,也就只有劉總管以及衛芙身邊的陪嫁丫鬟春華秋實知道實情了。

    當初的姜珩將春華和秋實安排到了莊子上,除了是代衛芙安頓她們之外,未嘗就沒有將她們掌控在手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說完這些,姜珩目視著衛芙,過了許久,才啞著聲音道:“夫人,在這件事上,到底還是我自私了。”

    自私?

    衛芙還沒來得及想明白姜珩這話的意思,心跳卻是先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總覺得……

    這短短的兩個字里,透著許多她暫時還沒有理清楚的信息。

    同時,聽過這因由之后,對于姜珩費盡心思只為自己能夠有機會歸來,衛芙的心中也不是沒有感動的。

    她沒想到,姜珩竟然在背后做了這么多的事。

    而偏偏,這人做了這么多的事,卻是一聲都不吭,哪怕明知道被她誤會了,也還是一個字都不往外面說。

    要不是衛芙這回沒有如往常那樣只是自己在心里猜,而是問了出來,只怕她就是等到自己進了棺材,都不會知道這些事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衛芙心里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她還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她是姜珩的妻子,便是她還不能讓自己完全信任他,但她也應該早早的去了解姜珩這個人才是。

    畢竟……

    他們是夫妻。

    若是她對姜珩有更多的了解,她也不會對姜珩誤解甚多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衛芙再看姜珩時,目光更是放得溫軟起來。

    被她這樣看著,原本還因為第一次這樣向一個人敞開自己而覺得別扭的姜珩,不知不覺的也就放松甚至是高興起來。

    也許,夫人說得對,他們都應該試著改變自己。

    許久之后,衛芙才輕輕嘆了一口氣:“你怎么不早說呢?”

    姜珩看著衛芙,似是衡量了一會兒,才伸出手將衛芙的手握住。

    手上傳來的溫度讓衛芙微微一愣,然后,看著覆在自己手背上的那只有力的大手,衛芙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她反射性的就想將手抽回來。

    但姜珩也是好不容易才握到了衛芙的手,又豈能容得衛芙這么輕易的就逃脫呢?

    于是一邊緊緊握著衛芙的手,一邊又注意著不會因為太用力而傷到了衛芙,不得不說,這其實也并不輕松。

    衛芙試了好幾次都沒能將手抽回,又見著姜珩雖然目光溫和,但著實不像是要放棄的樣子,最終,那抵抗也就漸漸弱了,最后完全放棄了抵抗。

    已經是初夏,天氣本就開始熱了起來,那只握著自己的手就像是一塊鉻鐵一樣,在衛芙的心里留下了滾燙的溫度,同時也讓衛芙的手心迅速就變得濕熱起來。

    這人……

    衛芙其實是有些不知所措的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姜珩一直是一個沉默卻又守禮的人,兩人成親兩載,除了晚上,平日里從來都沒有太過親密的行止,她也沒有想過,原來,姜珩真的耍起賴來,她其實是完全沒有辦法招架的。

    而姜珩,就像是完全沒有注意到衛芙的閃躲與無措,他本就是個聰明人,有些事以前是沒有嘗試過,但一旦嘗試了,自然也就無師自通了。

    握著衛芙的手,他輕輕一拉,衛芙就不由自主的坐到了矮榻上。

    然后,他看著因為驚訝而不自覺與他對視的衛芙,道:“夫人,你為何不問問,我說的自私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衛芙確實不知道。

    要說之前,她還有要問的意思,但這會兒被姜珩這樣一問,她卻下意識的不想再問了。

    總覺得……

    再問下去,又會知道一些讓她不知所措的事。

    不過,她不問,卻不代表姜珩不會說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方才不是說了,讓我與你開誠布公,不管心里如何想的,都不要悶在心里,而是要與你說的嗎?”姜珩道。

    一個向來沉默話少的人,突然說這么多的話,而且那眼里還帶著隱隱的笑意,衛芙就只差沒有認為姜珩是不是也換了個人了。

    眼瞅著姜珩就要再度開口,衛芙猛地站起身:“晚膳時間快到了,我得去廚房看看孩子們愛吃的菜有沒有做好……”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彩票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