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庫排行
當前位置: 首頁 > 玄幻魔法 > 我奪舍了魔皇 > 589.回不回頭(作者:八月飛鷹)
我奪舍了魔皇

《我奪舍了魔皇》
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

589.回不回頭

    過不多時,又有幾道劍光飛遁而至。

    其中一抹劍光,仿佛化作朦朧月光,鋪陳整片天地。

    陳洛陽讓自己的半海道人分身遠遠避開,藏匿身形。

    來者他認識,乃是此前在蠻荒打過交道的天河一脈秦長老,天河“幻月”一系劍術造詣最深的宿老,第十八境的劍道高手。

    除了秦長老外,其他幾人也都是天河一脈的耆宿高手。

    他們感受此地殘留的血河劍意,都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東周一方,為首的那個紫衣老者,這時排眾而出:“秦長老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秦長老看到這紫衣老者,怔了一怔后,才回過神來:“仙竹先生?還真是好久不見,怕不是已經快兩百年了吧?”

    一襲紫衣的仙竹老人微微頷首:“慚愧,老朽此前閉死關始終不得出,直到近日才剛剛出關。”

    秦長老見對方修為境界似乎仍然是第十七境登峰的境界,與當年一致,便知仙竹老人這次長久的閉死關,終究還是沒能突破原先的瓶頸。

    照這么看來,終其一生,第十八境應該都無望了。

    秦長老于是便不再多提對方閉關這茬,轉而道:“多年不曾有先生的消息,原來一直都在東周嗎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承蒙昔年景宗陛下關照,老朽得一安全隱蔽閉關之地,如今出關,景宗陛下雖已不在,老朽也當為東周效力,以償當初情誼。”仙竹老人感慨著說道。

    他口中的“景宗陛下”,便是約二百年前的周皇,也是如今東周女皇的祖父,百多年前隕落于葉天魔之手。

    “先生高義。”秦長老環顧四周:“你們方才這里……”

    不僅僅是她,在場天河傳人,都能明顯感到對面東周一群人,看他們的神情,帶著古怪之色。

    聯系此地未散盡的血腥劍意,天河眾人心中都是一沉。

    他們和血河一脈,實在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血河余孽如今大都退入血海休養,遠離紅塵。

    而此地殘存的血河劍意,實在是太強盛了,絕非等閑之人的手筆。

    至少王地那個叛徒第十六境的修為實力,就肯定做不到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此地血河劍意的源頭……

    “老朽不履塵世多年,物是人非,紅塵里新出現的人物大都不認識,但出關之后,貴派小劍仙的大名還是聽過的,也見過畫像。”仙竹老人徐徐說道:“方才見到一人,與貴派高足容貌酷肖,只是那人乃血河嫡傳,是以不敢確定。”

    天河眾人,齊齊沉默。

    半晌后,秦長老深吸一口氣:“他……都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倒是沒有與我等為敵,不過一身殺意戾氣,武圣中罕見。”仙竹老人答道:“他殺了不少燕然山武者,然后帶走一個老嫗。”

    聽到后半句,天河眾人就更是神情晦暗。

    秦長老略一沉默,然后說道:“明人面前不說暗話,宗門不幸,遭血河暗算,如今需要盡快找天昭回來,先生與東周各位如果再遇見他,還請留意行蹤,通知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”仙竹老人頷首。

    秦長老等人又多打聽幾句,無心停留,匆匆告辭。

    “成先生快到了,秦長老要不要多留片刻?”仙竹老人言道。

    聞聽“雨師”成叔至大名,秦長老略微猶豫,但還是說道:“時間緊急,我們不留了,此地情況,仙竹先生詳實告訴成先生,他會有決斷。”

    說罷,同東周眾人告別,朝沈天昭離開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趕路途中,天河中人盡皆沉默,氣氛壓抑的讓人幾乎窒息。

    突然,一位長老打破沉默:“他到底還是沒能把持住自己,淪落魔道!”

    “先找到人再說。”秦長老嘆息。

    “找到之后呢?”那位長老神情凝重:“他帶走的那個人,應該就是老掌門所言的毒龍夫人,也就是他的外婆,他沒有帶人回來,反而遁逃,那就是一心要保毒龍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旁邊有人寬慰道:“他們畢竟十幾年沒見過了,天昭已經是成人,應該不至于那么容易被蠱惑……”

    不過,說到后來,她聲音便低下去,自己對自己的話都沒有信心。

    沈天昭要是真不用人擔心,那就不至于天河變血河了。

    這樣的變化,可能為人誘導,但如果自身內心沒有動搖,是不可能成功的。

    現在的沈天昭,已經做出自己的決定……

    “先不要急著下定論,他畢竟剛剛才見到毒龍夫人。”秦長老嘆息:“雖然劍意入了血河魔道,嗜殺成性,但既然他不肯傷東周的人,說明他心頭還保有清明,未嘗沒有回頭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有人悶聲說道:“那就找到他,看他怎么對待毒龍夫人吧,那女魔頭殘害生靈無數,更殺傷本門弟子,斷不能饒過她,否則如何告慰死者在天之靈!”

    秦長老言道:“這是自然,不過不可操之過急,先爭取將二人都帶回山門再說,以免給外敵可趁之機,待回山后,一切請老掌門做主。

    稍后如果遇上,你等切不可失去冷靜,暫且先留毒龍夫人一命,也給天昭一個整理心境的時間同機會。”

    她身旁天河眾人,都默默點頭。

    陳洛陽的分身半海道人,遠遠目送天河眾人同東周一方分別離去。

    雖然眼下不知老劍仙人在哪里,但想來秦長老等人會第一時間通知他有關沈天昭的行蹤線索。

    不論是要挽救自家杰出傳人,還是要剿滅一個可能即將崛起的新魔頭,天河對沈天昭的重視都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秦長老等人此前在蠻荒鏖戰,傷痛疲敝,剛剛趕回來,甚至顧不上休養,便繼續輾轉追蹤沈天昭,天河投入的力度可見一斑。

    當然,不管是敵是友,沈天昭也都值得他們這么做。

    雖然還是第十七境,但如果居于其狀態巔峰,沈天昭比起秦長老這樣的第十八境宿老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    某種程度上,說他是眼下老劍仙之外天河第一高手也不為過,假使他能發揮自己全力的話。

    而尤其令人在意的是,眼下的局面,很可能將是沈天昭解開自身心中之結的契機。

    政陽城一戰過后,天河與血河決戰之際,陳洛陽便發現沈天昭隱隱比練步一、衛零、圓嗔等同為紅塵十杰的天才領先了半步,距離第十八境僅一線之隔。

    正常情況下,那一戰過后,他積淀一番,幾乎可以穩穩突破至第十八境,說不定比程應天還更快一點,成為紅塵十杰中繼蒼龍島徐鵬、小西天衍明后第三個巔峰武圣。

    結果,得知毒龍夫人在世,一下子就仿佛心中扎了一根刺,也把沈天昭卡死在第十七境。

    幾乎可以說,這事情不解決,他這輩子無緣第十八境了。

    但這回,他說不定可以拔掉這根刺。

    只是結果,可能是徹底倒向魔道,也可能是重歸正道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一個結果,都注定沈天昭將突破原有瓶頸,臻至第十八境登峰造極的武圣之巔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重歸正道還好,要是他徹底入魔道的話,對天河來說,那就是巨大隱患了。

    多給他一些時間,便可能是新一代血河老祖。

    當然,他或許是天河、血河一起恨。

    對天河而言,放毒龍夫人一馬,以求懷柔姿態讓沈天昭倒向自身,化干戈為玉帛這種事情,則是想都不要想。

    即便最看重沈天昭的老劍仙,又或者看似持重溫和的秦長老,都不會做此妥協。

    看似抓大放小,但對天河中人來說卻是完全不會去考慮的選擇。

    他們對自身的戒律,嚴苛到令人發指。

    陳洛陽猜想沈天昭對此應該同樣知之甚深,所以也不敢帶著毒龍夫人返回師門求情,以免自投羅網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老劍仙鐵了心想要找他,他帶著毒龍夫人躲藏,難度還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最好的辦法,莫過于投靠別家。

    可是,沈天昭真的能下此決心嗎?

    只看他對東周人手下留情,便可知他心中矛盾不已……

    陳洛陽心中一邊思索,一邊打算讓半海道人分身,跟上天河眾人。

    不過正要動身之際,半海道人突然心中微微一動。

    準確說來,不是他本人受觸動,而是構成這具分身的材料之一,那副白玉龍骨,遭到外界觸動。

    陳洛陽暗自皺眉。

    這感覺,和當初在西秦皇朝雍月山脈里那時候酷似。

    有蒼龍島頂尖強者靠近這片海域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

    陳洛陽心中正詫異,耳邊就響起浩蕩龍吟聲,遍布天地間。

    一朵蒼青色的龍威祥云飛速靠近,瞬間籠罩這片天地。

    果然是他。

    “龍王”徐鵬。

    但他突然出現在這里做什么?

    認出對方,陳洛陽心中疑惑不減,此番變化,倒是出乎他的預料。

    眼下大家是在東海上,蒼龍島作為海上霸主之一,嫡傳弟子出現,理論上不稀奇。

    但蒼龍島一脈素來封閉自守,極少介入其他大勢力之間的爭斗。

    此前東周與北海燕然山大戰,又或者與天河一起遠征蠻荒,蒼龍島都一點反應也沒有。

    怎么現在突然有了動作?

    尤其來者還不是普通人,而是堪稱蒼龍島二號人物的“龍王”徐鵬。

    他為何而來?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彩票开奖公告